您的位置:首页 >学生园地>优秀习作>详细内容

田园随笔——摸螺蛳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11-07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
田园随笔——摸螺蛳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三(7)顾冰艳

     红烧螺蛳——是一道美味的菜肴。螺蛳菜市场里不多,但也能买到。尤记得我第一次吃螺蛳的时候,就爱上了这道菜。不过吃起来真的是费劲,每次碰到吮吸不出的螺蛳时,我都束手无策。长大后才明白,原来,吃螺蛳是有窍门的,每当吮吸不出来时,可以用筷子把螺蛳肉往里顶一顶,然后猛地一啜,大多能成功;如果不成功,也可以拿牙签,挑着吃。

    这个星期六,我回到了老家,老家挨着田野、树林、小河。它虽然不够华丽,但这怡人的风景、新鲜的空气,却正是我爱回去的原因。这次回去,正好遇到渔民在摸螺蛳,小河边有一大群人,除了撑着船的渔民,还有老家的邻舍街坊以及看热闹的人。听说这几天,河边螺蛳特别多,起初,只有几个人在摸,慢慢地,看热闹的人也不约而同地回家拿面盆、提桶和提篮去了。

    刚回家,就看见奶奶急急忙忙地拎着提桶要出去,我拦住了奶奶。 

   “奶奶,你干什么去呀!”

   “去摸螺蛳,你去哇?”说话的同时还不忘往河滩望去。

   “我去的!”

   “那你快点,我先去了啊!”

    我看着奶奶兴奋地往河滩边去了,我便也急着凑热闹去了。别处来的渔民,好像是专业户,他们有网,所以捕起来简单些。不过没网的兴致也很浓,摸得可起劲了。奶奶和邻居家的婆婆们聊了起来。

   “哎。你也在摸螺蛳哇!”

   “是呀,稍微摸点儿,回去烧个菜,鲜来!”

   “就是讲哇!摸点儿让小的那个带黄姑去烧!”

   “那你多摸点儿!自己也烧一盘吃吃。”

   “哎,好额。”

    我站在这些人之中,凑凑热闹,听听风声,望望他们兜里的螺蛳,有大有小,有青色的,有黄色的。每个人都摸得挺多的,有的人还拿着棕树叶系了绳子绑在桥洞下,等待螺蛳沿上来,这也是我奶奶经常在家后院小河里会做的。老家的后院是竹林,竹子又青又壮,奶奶会把它系在竹子上。棕树叶呈扇形,或许是由于它的某个特性,能吸引螺蛳上钩,但由于要等上好长时间,螺狮才会沿上来,所以奶奶今天没有这么做。

    这条河以前是虾塘,现在塘里的虾都捞光出售了,水也几乎抽干了,摸螺蛳就方便了。奶奶把裤脚往上提了提,卷起了袖子,干劲十足,一只手撑在岸边,另一只手缓慢伸入水里。摸螺蛳不同于摸鱼,较为顺手,一掏下去就是一把"战利品",特有成就感。小河塘很清澈,所以螺蛳隐隐可见,这些带壳的家伙,有的依附在石头缝里,有的躲藏在石头底下。奶奶和众邻居婆婆们弯着腰,撅起了屁股,使我莫名感觉到了老年人的可爱,或许,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快乐吧!他们对整个河塘进行了“大扫荡”,每个人都满载而归。

    一开始还挺有趣的,但渐渐地变得无聊了起来。就在这时,某个小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,桥洞下的石头上,有一只与众不同的螺蛳,我走近看,才发现是只体型比螺蛳大的田螺,是个宝贝!我兴奋极了,我对这“大家伙”很感兴趣,并不急着收入囊中,而是逗起它来了,但它貌似很害怕,一动不动的。我原想把它移到岸上来,但它趁我不注意“溜”进了河里,泛起了微弱的涟漪,顿时就消失了。我的“俘虏”逃走了?在些许失望之后,奶奶叫我回去了。她的的收获很大,而我因为失去了“大家伙”而有点失落。晚餐,我要用红烧螺蛳来弥补一下。

    别说吃螺蛳烦,这处理螺蛳也有技巧。首先要剪螺蛳,剪螺蛳得用大剪刀,把螺狮屁股剪去,然后把螺狮放在水里浸泡,通常浸泡的时间会比较长,以便让它充分吐沙。奶奶摸的螺狮很干净,所以只要浸泡一个白天就可以烧了。接下来,可以用牙刷刷螺蛳的表面,去除一些嵌在螺狮壳上污泥。这些步骤完成之后,就是上锅烧了,奶奶会切一点葱和辣椒调味,这样烧出来的味道仿佛就更好了。

    奶奶不仅会让我大饱口福,同时,也不忘给家里的鸭尝尝鲜,难得开荤,希望它们多生蛋。用锤子把生螺蛳敲碎了喂给它们,它们会开心地扑棱翅膀“嘎嘎”叫,本来也想给狗狗吃的,但它嫌弃,那就算了吧。

    晚饭开始时,红烧螺蛳作为好久没登场的菜肴,地位还是挺高的,被摆在中间。奶奶烧的螺蛳可鲜美了,很开胃,不知不觉中,我饭量大增,饭桌上响起此起彼伏的嘬螺蛳声。

相比较田螺,我更爱螺蛳,虽然田螺身价比螺蛳高,长相体面食用也方便,但论鲜美程度就远不及螺蛳了,在我的心里,螺蛳拔得了头筹。

这时候,又想起母亲说过的一个谜语:“小小瓶,小小盖,小小瓶里好小菜。”你猜猜看谜底是什么。
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